新华社哈尔滨2月19日电(记者王君宝)记者从黑龙江省有关部门获悉,黑龙江省民政厅制定并下发了《关于全省民政服务机构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中做好“防输入、防输出、防扩散”工作的通知》等文件,并在各级疫情防控指挥部领导下设立专班,县(市、区)、街道(乡镇)干部下沉到一线,对辖区养老机构实行一对一包保,明确责任。

黑龙江省民政厅一级巡视员吴小平介绍,老年人免疫功能弱,是传染病的易感人群和高危易发人群,养老机构是老年人密集场所,为进一步做好防控工作,黑龙江省针对养老机构出台了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从强化封闭管理、内部管控、老年防护等方面入手落细落严防控工作。

A:胡善联:首先是举国体制支持抗疫。当然,各个国家组织情况不同,但一般来讲,发生重大疫情时,都应该成立一个国家层面的紧急指挥领导小组。

第七是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两手抓”。疫情会对经济带来很大的影响。因此,有些疫情比较轻的地方,也可以开展有序复产复工。

最早一次是2009年的甲型流感(H1N1)。作为突发事件,H1N1在美国和墨西哥首先发生,全世界有5900万人感染,死亡病例1.2万左右。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报道截图

各国都会根据本国的情况,来制定相应的防疫措施。这次新冠肺炎流行以来,我国在抗疫过程中不断总结经验,已经发布了七版诊疗指南。现在疫情已经向好的方向发展,武汉新增病例终于降到个位数。我们的抗疫经验,可以向国际社会介绍和传播。

第六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我国非常强调社区的“阻击战”,社区的医务人员、民警和居委会要开展联防联控,要把好关。针对境外输入的风险,要在机场等地区做好测温和分区管理。

吴小平介绍,以上严格管理措施,黑龙江省内民政系统儿童福利院、流浪乞讨救助机构和精神卫生福利机构也要参照执行,并将对全省所有养老机构疫情防控工作开展地毯式大排查。

A:胡善联:新冠肺炎到现在为止没有一种特效药。当我国流行接近尾声的时候,其他国家病人增多,很多临床实验在国外进一步探索。关于疫苗,其实我们在2003年SARS流行的时候也进行过疫苗的研究。这次新冠病毒出现以后,我们再一次进行疫苗的研究,而且也已做了临床安全试验。一个疫苗研制出后,首先需要在小范围的人群中进行试验,确认安全性,然后逐步扩大到比较多的人员。最后,能不能证明疫苗有很强的保护力,还要经受现场人群试验。一般讲,疫苗从研制出来,到人体接种,至少需要半年。也许,我们现在所做的准备不一定是为了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而是为了未来类似疾病暴发流行时,可以更好地进行预防。

第二是“流行”。以流感为例,平时可能也有一些人得病,但是人很少,处在非常低的季节性水平。假定说有一年突然病例增加了,发热门诊的病人也增多了,这个情况我们就叫这个疾病“流行”。

第三是“四早措施”:早发现,早隔离,早诊断,早治疗。现在很多国家,因为检测试剂缺乏,在早期诊断上存在一些问题,这就影响了确诊患者的早期隔离和早期治疗。在我国武汉的抗疫初期,也存在这个问题。所以很多临床工作者,依靠肺部CT检查先做临床的诊断,再根据检测结果做核酸检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经验。

2014年,在西非发现了传染性非常强的埃博拉病毒。当时死亡率一度达60%到70%。死亡病例中,医务人员就占10%。

第四是“四集中”: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重病患者要集中在具备ICU条件的医疗机构里集中治疗,把重点力量放在重症危重病人上。

2018年,西非刚果地区再次发生埃博拉病毒传播,疫情一度非常严重。

第三是“大流行”。这次的新冠病毒,被称作“大流行”。我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超过8万例。全球范围内,五大洲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已经或多或少发生了新冠病毒的感染。集中在一段时间内,确诊病人已近15万, 死亡5000多例,这就是这个疾病在全球范围内发生“大流行”。

伊德利卜省位于叙利亚西北部,与土耳其接壤,是叙反政府武装和极端组织在叙境内控制的最后一块主要地盘。叙利亚政府军于当地时间29日宣布攻下伊德利卜省战略重镇马雷特努曼,并继续向北推进。

第一是“暴发”。平时没有的病毒或细菌突然来了,短时间有一批人发病,我们就称为“暴发”。举个例子,食物中毒,比如大家吃饭的时候,有一批人发病了。假如它的发病潜伏期在2到10天,发病曲线就会显示中间的人特别多,两头的人可能少一点。平时没有的突然来了,这就是一个疾病的“暴发”。

A:胡善联:这里有三个词我们可以区分一下。

Q:全球战“疫”的难点在什么地方?这场战“疫”打到什么程度,才算胜利?

Q:什么是全球大流行病?它有怎样的特征?

A:胡善联:从疫情来讲,病毒的传播是没有国界的。从1月23日武汉采取“最严”管控措施,应该说之后相互之间传播的机会大大减少。到现在为止,大概已经有50多天。而现在国际上很多国家,防疫措施做得并不完善。从这个情况看,我们还要有一个长期战斗的思想准备,不要由于现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就麻痹大意。现在很多地区出现的是国外输入的病例,只要有国外输入病例,那我们的防疫措施、社区的措施,都不能解除。

第二是一定要尽早把疫情信息公开。越早公开,民众的防疫措施就做得越好。

Q:全球关注的突发公共事件有哪些?

A:胡善联:《国际卫生条例》于2005年出台,出台后差不多每两年就会发生一次国际关注的突发的公共事件。

Q:治疗新冠肺炎的疫苗以及相关的药物到底离我们还有多远?

对这些援外专家,希望他们首先做好个人的防护。只有在自身健康安全的情况下,才能够做好援外的工作。此外,要根据被支援国的国情和他们的卫生体系,选择适合他们国家的措施。一方面是介绍我们经验,另一方面是进行学术上的交流。我们取得的成就、碰到的问题,都可以跟他们探讨,多维度开展国际合作。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披露,受伤的记者为该电视台阿语频道的女记者瓦法·沙卜伦内。当地时间29日,她在对刚被叙利亚政府军收复的伊德利卜省重镇马雷特努曼进行探访时遭遇炮击。

第五是应收尽收、应治尽治、控制源头、切断传播途径。虽然不是每个国家都能做到“应收尽收”,但还是应尽可能提高收治率和治愈率,降低病亡率和感染率。

当时与沙卜伦内一起工作的同事告诉总台央视记者,在他们采访和拍摄的过程中,一枚反政府武装发射的榴弹落到沙卜伦内身旁后爆炸,导致其身受重伤。她先是被送到了邻近的汉谢洪市进行急救,后来又被转往哈马省的医院接受进一步救治。医院表示目前沙卜伦内的伤势很重,正在接受手术。

黑龙江省要求养老机构要对包括工作人员在内的所有人员实施全封闭管理,严格执行不再接收新入住老年人的规定,禁止任何人、任何形式的来访、探视。此外要对养老机构在院老人和工作人员进行全面排查,逐一登记,同时保障养老机构防疫物资、生活必需品供给,停止集体用餐,由养老机构食堂统一送餐到老年人居室,实行分餐制。

2016年,巴西出现了一种叫“寨卡”的病毒。产妇感染后生出的孩子头特别小,孩子神经系统的发育也会受影响。

Q:中国红十字会志愿专家团2月29日赴伊朗支援,对于一线专家您有哪些建议?

“暴发”是小范围的;“流行”是在一定的人群、一定的地点中发生的疾病,与平时季节性流行不同;全球五大洲百余个国家和地区有几十万病例发生,世界卫生组织就宣布这个病已经进入到“大流行”的时期。

2012年,再次引发全球关注的是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

Q:“全球大流行”下,中国有哪些经验可以与国际分享?

A:胡善联:我们在抗击疫情中,积累了大量预防经验,特别是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收治经验。这些经验对于刚发生疫情的国家是非常重要的。

自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叙利亚一直被多家国际组织认为是“对新闻记者最危险的地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2019年,共有108位叙利亚本地记者和外国记者在报道战争冲突中身亡。(总台央视记者 朱雪松)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