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前三季度,万里马(300591,股吧)净亏损0.69亿元。从单个季度来看,万里马今年前三个季度分别净亏损0.28亿元、0.27亿元、0.14亿元。

前三季度亏损0.69亿元同比下滑705.68% 今年或扭亏无望

此外,师父也常叮嘱她利用空余休息时间持续学习理论知识,充实提升自己,“成长为一名合格优秀的机务是一场‘持久战’,务必严格自律,才能不断进步”。最终,余璇顺利获得机械员授权。

今年以来,在万里马接连亏损的情况下,万里马董事长多次减持,其实控人林大耀更是抢先季报披露拟减持计划。

对此,万里马表示,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及行业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公司团购渠道客户的招投标工作均比往年有所延后,各大商场、购物 中心以及街边商铺等客流大幅减少甚至关店,对直营渠道和代理加盟渠道店铺造成了较大影响。因此,公司前三季度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大幅下滑。

万里马《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12亿元,同比增长6.08%;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70亿元,同比下滑39.80%。净利润方面,今年第三季度,万里马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14亿元,同比下滑833.59%;今年前三季度,万里马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69亿元,同比下滑705.68%。

值得注意的是,高通将于12月1日发布骁龙875旗舰处理器, 首批商用骁龙875的品牌有三星、OPPO等等 ,其中三星预计在2021年2月份前后发布Galaxy S21系列旗舰,值得期待。

据深交所披露数据,今年以来,截至2020年7月17日,广东万里马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里马)董事长林大洲、副董事长林大权相继减持。

实控人林大耀抢先季报披露拟减持计划 董事长第三季度已减持624万股

与此同时,今年以来,副董事长林大权于3月2日、3月5日、3月9日分别减持312万股、300万股、65万股,交易均价分别为5.36元/股、5.20元/股、5.30元/股,累计套现3576.82万元。

生活中的余璇是皮肤白皙、明丽动人的小姑娘,束起长发、穿上机务服的她便是丝毫不逊色男儿的干练机务。采访余璇的时候,她所在的海航技术(云南)定检维修室团队要执行的工作任务是飞机发动机燃油泵更换。平日里搭载百余名旅客上天的庞大飞机,此刻发动机完全敞开,露出内部复杂精密的管路,而余璇在其中游刃有余,戴着厚厚白手套的手紧握扳手,认真对待每一个螺钉和部件的拆装。

余璇是云南人,1997年出生,2018年从中国民航大学机械电子工程专业毕业后加入海航技术(云南),自此踏上了民航维修职业生涯。两年来,余璇从一个机务“小白”、只能看不能动手,到独立完成飞机部件的拆装,在日复一日的培训、考试、实操、练习后,拿到了机械员授权,也逐渐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机务。

同时,根据万里马5月8日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显示,广东万里马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林大洲持有公司 47,437,0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5.2%)。因个人资金安排,林大洲拟在2020 年 6 月 8 日至 2020 年 12 月 7 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 11,859,25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8%)。

“我想我从事的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职业,不如外界想象得光鲜亮丽,也没有高大上的标签,但这不是一个随意应付就能完成的工作。从一名‘小白’成长为一名成熟的维修人员,甚至到工程师的周期非常漫长,就像升级打怪一样。”余璇对这样的升级充满信心,“有耐心、有恒心,不怕挫折、不断学习,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我能像公司里那么多厉害的师傅们一样,成为机务维修界的‘技术大拿’!”(完)

10月14日,万里马披露《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林大耀先生出具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显示,林大耀先生拟在 2020 年 11月 6 日至 2021 年 2 月 4 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 9,653,0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

图为余璇和团队一起进行维修工具准备。顾一航 摄

余璇的工作并不轻松,除了严格执行标准、反复检查每个步骤外,还伴随飞机燃油刺鼻的气味、高温、噪音,有时还需要熬夜。作为海航技术(云南)唯一一名一线女机务,余璇倍有成就感,因为“女孩子也可以像男孩子一样,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努力去奋斗”。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万里马三季报正式披露前,其实控人林大耀已抢先披露拟减持计划。

图为余璇在飞机牵引工作现场。顾一航 摄

两年中,余璇在师父的带领下,完成了PTR(Practice Training Record带教管理方式)带教、定检各区域典型工作项目、飞机系统学习等三大模板的学习。“从理论学习到实训学习,再到上手操作,师父的要求一直都是细致、细致、细致,练习、练习、练习。”余璇提到,小到勤务、检查工作,大到重要部件的更换,师父都要求反复核对、检查、严格遵照标准来执行,这也培养了她细致严谨的维修作风。

“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实现的净利润尚不足以弥补前三季度已经形成的亏损,由此预测公司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万里马在上述三季报中提及。

根据万里马7月20日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林大洲、林大权在 2020 年 3 月 2 日至 2020 年 7 月 17 日期间共计减持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 15,585,6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4.9952%。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前三季度,从单季度来看,万里马分别亏损0.28亿元、0.27亿元、0.14亿元。

其中,董事长林大洲于6月12日、6月15日、6月16日、7月17日分别减持160.10万股、140万股、11.92万股、569.54万股,交易均价分别为6.89元/股、7.44元/股、6.92元/股、6.22元/股,累计套现5769.71万元。

针对亏损业绩,万里马直言主要受疫情影响,然而,从已经披露三季报的A股公司来看不少企业已经逐步摆脱疫情的影响并且从中寻得新的销售机遇,例如直播等线上销售。而反观万里马的销售渠道,其线上销售比例还偏小。

根据万里马2020年半年报,公司是皮具行业领先的民族品牌之一,主营业务为皮具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品牌运营及市场销售业务。同时,公司采取ODM的模式,为国际知名企业生产手袋等产品;通过控股子公司超琦科技为母婴产品、户外运动产品的品牌商提供电商平台旗舰店运营管理、物流管理、代理经销品牌商产品等综合服务。

另悉,万里马经营的产品主要为皮具产品,按用途及渠道主要分为团购产品和时尚消费品类两大类;按品牌分为“万里马”、“Saint Jack”、“COOME”3个自有品牌产品,产品类别主要包括手袋、钱包、拉杆箱、皮鞋和皮带,同时,公司不断丰富产品线,搭配各式时尚精品小配饰,如眼镜、丝巾、钥匙扣等。

万里马《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主营业务的销售渠道中,其中团购渠道占比高达74.78%,直营店占比为8.06%,电子商务仅为14.34%。

图为余璇在做飞机例行检查。顾一航 摄

另外,万里马7月20日披露的《控股股东关于减持公司股份超过1%暨减持数量过半的公告》显示,林大洲本次减持情况与 2020 年 5 月 8 日披露的减持计划一致,不存在差异减持情况。截至 2020 年 7 月 17 日,林大洲先生累计减持股份数量为 8,815,600 股,本次减持计划尚余可减持股份数量 3,043,650 股。

针对三季报亏损业绩,万里马表示,今年前三季度营收下滑近四成主要系受疫情影响,本期较上年同期销售减少所致;营业利润亏损0.68亿元,主要系受疫情影响,本期较上年同期销售减少所致。

根据公告,广东万里马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林大耀先生持有公司90,454,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11%,股份比例按截至2020年 10 月 13 日的总股本 321,795,623 股计算,后同)。对此此次减持原因,公告披露显示为“个人资金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