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温州12月24日电(记者 潘沁文 通讯员 庄越 夏邦体 周庆旭)长期滞留流浪人员从140多人下降到72人,医疗费从最高峰时的每年1000多万元降到400万元……在浙江温州,温州市救助管理站联合多方力量,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加强日常监管、引导社会参与等措施,有效破解了流浪乞讨人员“管理难”。

针对长期滞留人员没有出口的问题,温州市救助管理站优化工作力量,联合公安部门、媒体平台、全国救助机构、各类公益组织和爱心人士建立寻亲队伍,全力帮助长期滞留人员成功寻亲回家。与此同时,温州市民政部门积极协调公安部门,开创性地将公安人脸识别技术运用到救助寻亲工作。截至目前,温州市本级救助站通过人脸识别技术成功核查出了64位长期滞留人员信息。

2019年10月,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人吴花燕身患重病、体重一度跌至43斤一事,引发社会关注。2020年1月13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沙坝河乡政府获悉,吴花燕已离世。

“纸包不住火的!讲归讲!别惹火上身,这200个人,可不是善男信女。”

为了便于管理,建立严格规范的站内托养各项制度,安排全部托养人员到三级甲等精神病专科医院进行健康体检,进一步加强档案管理。根据托养人员生活状况,新建托养人员护理等级评定体系(ADL),并重新签订护理等级合同。积极安排专业的社工为托养对象提供服务,并以谈心交流等柔和方式询问托养对象家庭、人员信息,希望早日为托养对象寻找到家。

13日21时许,沙坝河乡人民政府党政综合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13日下午,他们得知吴花燕去世的消息。目前正在进一步核实事件经过,将通过相关部门发布通报。

“未接获情资?都在继续等情资??不是去查情资?等啊等……”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心外科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吴花燕确实转到了该院心外科治疗,她今日听说吴花燕已离世。吴的管床医生暂不在,无法提供更多信息。

温州市救助管理站还通过邀请社会热心人士、公益志愿者等入站参观,努力营造全社会支持救助管理工作、关爱流浪乞讨人员的良好氛围。(完)

乱港暴徒(图源:港媒)

台湾2020“大选”越来越近,台湾当局及“台独”势力一直蠢蠢欲动,如跗骨之蛆般盯上了东方之珠,为香港暴徒摇旗呐喊,拿香港当“大选”提款机。各界以为蔡英文当局“捡到枪”,而面对乱港分子真正窜台“求助”时,他们却“开始打太极”。乱港分子日前赴台“求援”遭遇冷板凳,恼羞成怒的他们甚至向台当局提出了“三大要求”,并明确“死线”,威胁上门“装修”的意味甚为浓厚。

在留言者中不乏一些教师,他们也从专业角度谈及了这项活动。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教师南希对这一新玩法赞赏有加:“对于所有参与其中的人来说,这都是很好的锻炼。 一整堂体育课就可以让(孩子们)动起来!”另一位网友附和道:“当你有一个大的班级,而每个人都想玩的时候(这是个好点子)”。此外,也有童心未泯的网友直言:“我也想这么玩。”(海外网 张霓)

当下,医疗等各项经费开支日渐增加成为各地救助机构工作难题。近年来,温州市救助管理站加强与医院的联系,严把人员入口甄别关,不是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不作为救助对象,从源头上减少对象数量。

对于香港暴徒赴台,也引发岛内网友的担忧,他们痛斥,“香港暴徒来台传授制造汽油弹?”

台湾“移民署”昨日也声称,尚未接获相关情资,不过未来将持续严密监控,杜绝任何不法形式的偷渡者。台当局“海巡署”则称,没有接获相关偷渡来台情资,也没有类似案件发生。

今年,原托养在两家民办养老院的62位长期滞留人员已经全部由温州市移民福利院进行站内托养,并实行分类分区规范管理。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吴花燕系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学生,父母双亡,与弟弟相依为命。她生活上极度节俭,以致长期营养不良,23岁的她仅1.35米高,体重43斤,且眉毛脱落。2019年10月,吴花燕因心脏瓣膜损伤严重入院,因无钱治疗在网络众筹医疗费。

综合香港电台、《文汇报》消息,《纽约时报》引述协助暴徒到台湾的律师、牧师及“支援人士”的说法,自“修例风波”以来,已经有超过200名年轻暴徒逃到台湾,并形成一个“秘密援助网络”,为暴徒安排藏身地点,并策划逃离香港的路线。有人支付机票费并协助运送他们往返机场,有牧师为护照被没收的暴徒,安排偷渡路线,还有渔民出售船位给暴徒,从香港到台湾约700公里航程,每人最高一万美元。

有网友甚至表示:“这是我见过的最酷的事情。”

对此,台当局多个部门紧急出来回应,陆委会并未提到外媒报道的真实性,仅称若港澳居民“依政治因素向我请求援助”,“现行法规”已有处理机制。不过话锋一转,陆委会警告称,绝对不鼓励经由非合法途径来台,相关人士切勿触法。对于以非合法方式来台者,包括本人与协助来台者,除需要面临刑事责任追究外,也存在安全上的极大风险与疑虑,陆委会直言,相关人士不要铤而走险,以身试法。

志愿者为长期滞留人员过生日。温州供图 摄

另据北京青年报此前报道称,吴花燕为省钱,长期将家中的糟辣椒带到学校拌饭吃,很少打饭菜。高中时代的她基本不吃早餐,有时中餐、晚餐也仅吃馒头。

长期滞留人员进行健康体检。温州供图 摄

还有人喊话台当局,“只会叫人不要触法,实际作为呢?都被报道有200人入境,这些人是一群把香港公共设施打砸破坏又对百姓暴力相向的暴徒,让这些人非法进来台湾是非常严重的事,台当局该把这些人清查出来吧。”

同时,加快转移病情稳定和治愈人员,定期赴医院查看受助人员病情,选择一些病情稳定、慢性长期病人转移至社会福利机构寄养,减少了医疗救助经费开支。医疗费用从2015年的1000多万元降到2018年的409万元。

“跳绳这项运动可能已经存在了数个世纪,但你或许从没有见过这种玩法。”美国福克斯新闻17日撰文关注了这段视频,感叹“只有亲眼看到才能相信这是真的”。

北京青年报稍早前从吴花燕家属处获悉,吴花燕因病于13日下午离世,年仅24岁。

有岛内网友表示,“蔡当局所谓的‘声援’香港只是讲讲、精神支持而已,那些人(暴徒)还信以为真啦?”他们明确表态,暴徒的行为,台湾民众都有目共睹,“台湾民众不欢迎香港暴徒,更拒绝那些故意制造暴乱的人跑到台湾搞乱”。

此前,吴花燕在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心胸外科接受治疗。该院心胸外科一位工作人员13日晚告诉澎湃新闻,吴花燕因病情加重,于11月初转入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

除了震惊,不少网友也留言大赞:“哇!这真炫酷,令人印象深刻!”“真令人惊讶!”“太酷了!”“看起来完全是不可能做到的!”“哇!!!!这是一项世界纪录!!!”

据悉,这段视频被分享到推特后,观看次数已经超过了49万次,点赞近9千次。不少外国网友惊叹于中国学生们的跳跃和摇绳技巧,有人直接用图片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报道称,数周前香港几所大学被港警包围后,有数十名乃至上百名暴徒因担心被捕而赴台。数天前某晚,一名香港女性扔掷汽油弹后,由于两名同伙被港警逮捕,她担心接下来就轮到她,于是通过一个网上群组协助逃抵台湾。她在台北机场承认,“我们逃避法律(的追捕)。”同时抵达的还有其他人,他们搭上一辆黑色厢车离开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