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发声明称海底捞宣布全面启动接班人计划。

在4月27日海底捞发布的公司内部邮件中,张勇宣称将在10至15年内退休,除施永宏、苟轶群、杨小丽以外的所有员工,都有机会参与领导者接班计划。

“小区一直封闭,有病人都是喊救护车来拉,所以我在社区开车还是安全的!”曹师傅说,“当志愿者的不只我一个,武汉当志愿者的司机就有一两万人。当时公司在司机群里征召志愿者,报名的司机瞬间爆满,国家需要你出来帮忙,我们就应该出来帮忙。”

此外,海底捞公司董事佟晓峰辞任首席财务官/公司董事/联席秘书,委任CTO周兆呈为公司董事/联席秘书,委任李朋为财务总监。

张勇回顾,“想想他们刚认识我的年纪,1985年,施永宏十五岁;1995年,杨小丽十七岁,1999年,苟轶群二十七岁。我们在一起迎来的每一个明天都是奇妙得不可思议地美好。我们初次见面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上下车时,黄师傅都提醒记者要扫健康码,扫码之后,他又从后视镜瞟了一眼,看记者手机显示的是不是绿码。他解释说:“今天上午公司发的健康码,扫码记录上下车时间,如果乘客被感染了,也可以追根溯源,只有绿码才能乘车,如果是红码,我就要打120了。现在出来复工还是不能大意,每拉完一次客人我都在座位上消一次毒,政府对疫情控制得蛮好的,管严一点,对大家都好!”

成立伊始,海底捞培养人是建立在师徒制传帮带的基础上,比如张勇就是杨晓丽的徒弟,当前海底捞大部分的管理骨干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张勇在内部信中说:“今天的我们,依然头脑清醒,充满活力。这个时候讨论退休似乎早了一点。但凡事预则立,早谋划终归会显得从容些。”

病例之二是40多岁男性,也是2月29日公布的一名34岁、近期有伊朗旅行史的确诊女性的配偶。他与妻子、小孩一起旅行,且在飞行中未表现出症状。

在海底捞的三大目标中,“将海底捞开向全国”只能排到第三位,而“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工作环境”“致力于双手改变命运的价值观在海底捞变成现实”则排在前两位,这也是海底捞价值观的体现。

3月,海底捞发布2019年业绩年报,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65.56亿元,同比增长56.49%,实现归母净利润23.45亿元,同比增长42.44%。中信建投分析师贺燕青认为,2019年海底捞的经营业绩仍展现出稳定性和基于深厚护城河而产生的高成长潜力。

麦当劳等全球连锁店拥有详细的流程与制度,哪怕完全是“小白”,经过较短时间的培训,也能立马上手。

这4名新增病例目前均在各自居所隔离治疗。

如今为了培养接班人,海底捞又别出心裁的推出了“积分制”。张勇提到:“海底捞去年10月对家族长以上干部收入实施限高制度。在这一制度下,只有这些新的工作才会带来额外的、不菲的收入。在海底捞,干一份新的工作,会获得相应积分。海底捞干部晋升会直接从从积分最高的几人中择优选取。”

山西证券分析师刘小勇称,“涨价—道歉—恢复原价”的风波反映出餐饮行业受疫情冲击影响严重,疫情或倒逼餐饮行业开辟新路径。

目前,海底捞正在加速布局探索面馆赛道,创立“十八汆”面馆品牌(极简设计/座位数42/客单价<20 元),借助其管理及供应链优势,在单店模型运营成熟后有望迎来快速复制。

海底捞称,周兆呈有逾20年媒体经验,历任新加坡报业、联合早报、新华日报等机构,于2018 年担任海底捞 CTO,负责协助制定发展战略、Legal/Branding/PR 等,此次任命为公司董事/联席秘书,有望进一步强化公司远期战略规划与发展;李朋曾在可口可乐、百威等公司负责财务工作,2014年加入海底捞,消费行业及财务经验丰富,此次升任财务总监(CFO 暂时悬空)。

下午5时,在长江一号大桥桥头,记者上了年轻司机曹师傅的出租车。封闭了两个多月,曹师傅没闲着,2月中旬,听说政府派6000辆出租车去服务社区,每个社区两辆车,他立即报名去当志愿者,到洪山区徐东社区开车。每天带社区干部外出办事、采购、买药,事不多,一天两趟,一直到4月7日。

所有员工都有“接班”机会

创业三元老无接班资格

师徒制的有点就是能够传神,但其天然的弊端就是容易走形,并不是每个徒弟都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假设每个人都能学到师傅的90%,那么五代之后,那个徒弟就只能学到59%了。

2020 年 1 月中国湖北及其他地区相继爆发疫情,餐饮及休闲娱乐行业短期受到重创。东吴证券预计,海底捞经营基本面在停业影响下于 20Q1 见底,于 Q2 逐步爬坡(预计翻台率稳步提升,翻座率/客流小幅滞后恢复),并有望于20Q3 经营基本面逐步恢复至过往正常经营水平。预计2020全年归母净利13.6亿,较原预期下降59.2%。

年初爆发的疫情对于餐饮行业普遍造成较为严重的冲击,餐饮行业大面积出现停业情况,对现金流产生严峻考验。海底捞也自1月26日起关闭全国门店约46天,但其凭借供应链一体化、独特的管理和激励制度、较强的品牌效应和规模三大护城河优势发展稳健,未来在餐厅端或也会寻求翻台率与客单价更好的平衡,长期成长潜力仍较大。

加拿大现累计确诊的24例病例中,安大略省有15例,当中最早的3例已康复;卑诗省(又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8例,当中4例治愈;魁北克省1例。目前尚无死亡病例。

4月12日晚上7时,武汉街头车多人少,滴滴等网约车还没有恢复运行,记者在东湖边上了陈建祥师傅的出租车。陈建祥9日才开始出车。“听说8号解封那天乘客多,出门办事买东西的人多。我跑这3天乘客一天比一天少,小区管理还是很严,东湖风景区虽然开放了,但来的人很少。现在还是有风险,政府在引导,能不出门尽量不出门,尽量不聚集。”

随着海底捞的扩张,对管理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那如何选拔出有潜质的管理人才,这也在考验着海底捞管理层的智慧。

券商维持“增持”评级

上周,天风证券称,调研发现海底捞客流量恢复情况良好,平日和周末均需要排队。

东吴证券认为人事变动及远期接班人计划,夯实企业中长期势能,维持“增持”评级。

对于为何上述三人不能接班的原因,张勇表示,“他们三个没有什么明显的缺点,唯一的原因就是太贵了,对未来的董事会来讲,性价比确实不高。”

张勇在文中所说的“四个人”分别是他本人、施永宏、苟轶群、杨小丽。张勇夫妇1994年和施永宏夫妇一起创办海底捞火锅,杨小丽和苟轶群分别在1995年和1999年加入海底捞,目前张勇担任海底捞董事长,施永宏任执行董事,杨小丽为首席运营官,苟轶群为决策委员,都是海底捞的第一代管理者。

此前,不少消费者反馈称,复工后的海底捞人均消费达到180到220元以上,价格大幅上涨。4月10日傍晚,海底捞就涨价问题发布致歉信,表示:“此次涨价是公司管理层的错误决策,并将中国内地门店菜品价格恢复到停业前标准。”

下午4时,在洪山区珞喻路,记者上了一辆出租车。“两个多月憋得难受,终于可以开车出来了,心里很高兴,也有点收入了!”“的哥”黄师傅打开了憋了许久的话匣子。1月23日,武汉封城,他早早收车回家。“两个多月没开车,电瓶都没电了,今天上午去充了电,中午才出来跑,因为小区还在封闭管理,打的的人太少!你是第三个客人。”

病例之四是70多岁女性。她是2月28日公布的一名有埃及旅行史的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且二人在埃及时同行。她于2月29日在医院接受病毒测试。

(本报武汉4月13日电 本报武汉一线报道组 报道组成员:本报记者蔡闯、张勇、王斯敏、李盛明、张锐、刘坤、安胜蓝、姜奕名、章正、晋浩天、卢璐 本报见习记者陈怡 光明网记者季春红、李政葳、蔡琳)

外界对于海底捞成功的普遍认知是,海底捞能成功有两大关键要素。一是拥有包含供应链等在内的优质闭环系统,这是海底捞超额利润的来源;二是海底捞对人才的培养,通过制度充分发挥员工的积极主动性。

昨日海底捞发布公告称,领导人才接班选拔计划作为一项10至15年的长期计划,是对公司现有行之有效的升迁体系的延伸和升级,重点是把海底捞的人才晋升机制进一步强化,通过在各岗位的管理实践和长期的观察与判断,找到符合“爱海底捞、业务熟练、又能洞察人性”标准的领导接班者,为公司的持续发展及高级管理团队的远期退休计划提前进行人才储备与锻炼。

海底捞1994年成立于四川简阳。目前海底捞创始人尤其是灵魂人物张勇仍是公司发展方向的掌舵人。2016年海底捞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据港交所披露,海底捞的创始人张勇夫妇和施永宏夫妇目前分别持有公司26.40%和8.19%股份。

安大略省卫生厅表示,根据全球疫情进展,该省正与相关城市及卫生合作伙伴积极沟通,为应对可能出现的病毒本地传播制订计划。

“不管如何十年以后我就满六十岁了。近两年,我们四个人都特别担心,担心我们学习能力跟不上。我们四个人还特别害怕,害怕我们沦为企业发展的绊脚石。因此,我们一起制定了这个计划。我们期望通过这个计划寻找到一位爱海底捞,业务熟练,又能洞察人性的领导者。”

病例之三是60多岁男性,一周前从伊朗回到多伦多。上述三名患者均于2月28日求诊。

夜幕中,一辆辆灯光闪烁的出租车疾驰而过,东湖边的巨幅字幕格外醒目,汉秀剧场显示屏上不断转动着“武汉加油!我爱中国!”

病例之一是50多岁男性,也是稍早前一名最近有伊朗旅行史的确诊患者的兄弟。他在最近回到加拿大后表现出相关症状。

因此之后的海底捞实行了升迁考,与师徒制相比,这种方式相对而言更为可观,且可以大规模选拔和培养干部。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