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在法国的闹剧接近尘埃落定。继美国、巴西、哥伦比亚Uber司机罢工后,11月中旬,法国各地的司机占据了Uber的绝大多数办公室,希望迫使Uber就改善工作条件开展谈判。据外媒报道,法国最高法院维持了地方法院的判决,承认了一名Uber司机拥有被视为公司员工的权力。

该法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连接到Uber的平台时,这名司机和该公司之间就建立起了从属关系。该司机并非是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在提供服务,而是在以员工的身份提供服务。”

通知强调,督导结束后,督导结果将向党中央、国务院报告,对问题比较严重的省、市、县进行问责,并在中央主要媒体公布。

除了成本问题,为司机转正也会破坏Uber辛苦烧钱堆起来的司机-乘客双边关系——司机作为正式员工有了更高的话语权,可能会和以往的巡游出租车一样,出现挑单等情况,Uber作为平台,以往用价格和补贴调整市场、规范司机的能力被削减。

去年美国加州参议院还通过了《议会法案第5号》,做出了和法国最高院同样的表态,承认司机的独立员工身份。Uber在一份声明中反驳道:“这项裁决并没有反映出司机选择Uber的原因:独立与自由的工作,他们可以选择是否工作、何时工作以及在哪里工作。”该公司指出,法院的裁决不会导致对司机的自动重新分类。

法国最高院的这项决定或将推倒多米诺骨牌,导致更多的欧洲司机也要求Uber将自己视为正式员工,将对Uber的商业模式,以及同样为零工经济、处于上升期的Uber Eats造成影响。

Uber目前在法国拥有270万用户,法国是Uber最大的全球市场之一,而正式员工的劳动力成本比承包商的员工成本高20%至30%,这意味着原本就不盈利的Uber每年将在人员上的花费多达数亿美元。

为了缓和与司机的矛盾,Uber正在尝试考虑给予司机更高的定价权,比如在加利福尼亚州试行一项新政策,允许驾驶员在某些情况下自行设定乘车价格,司机可以增加Uber规定价格的10%,最多可以提高至原本打车价格的5倍。

通知指出,督导分地方自查和国家督导两个阶段。2020年3月—7月,各地对照督导内容逐项开展全面自查,原则上覆盖所有县(市、区);9月-10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将组织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组成联合督导组,通过听取汇报、查阅材料、实地督查、暗访等方式进行实地督导。

最近一年来Uber的司机数量增加、平均单量下滑,于是纷纷希望成为正式员工以享受更多的薪资、保险和带新假期等福利,还采取了罢工、上诉的方式表明态度。

除了刺激司机的“维权”,法国最高院的决定,以及去年美国加州参与院的态度,都可能为其他地区法院接下来的表态提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