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张静姝 )鄱阳洪水致多个村庄受灾。7月15日晚间,南昌蓝豹救援队队长吕胜华告诉新京报记者,救援队于13日抵达江西鄱阳油墩街镇同兴村,将水和粮食送至受灾的村民家中,“村里的年轻人在一线守堤坝,我们在后方帮他们守着小家。”

据吕胜华介绍,7月13日,南昌、贵州、福建罗源三地蓝豹救援队队员抵达油墩街镇同兴村,洪水已经将整个村子淹没。据其了解,村内小部分村民转移至县城的亲友家,另有大部分人仍住在村内的房子里。“村里基本都是二三层高的小楼房,一层被洪水淹没,他们就住在楼上。”

6月5日,该中介带着意向客户早早来到了售楼处,从下午17点半一直等到了晚上22点,才得到开发商更改地点的通知——开盘地点变为蓝豪酒店。

吕胜华提到,同兴村有千余户村民留守村内,因进出不便,其中六七百户村民急需水和粮食等物资。近两日,他们通过救援船将贵州江西商会捐助的水、大米、油等物资送到各家各户。如果有村民需紧急外出,他们也承担临时摆渡的工作,“如果洪水水位继续上升或者再遇大暴雨,我们会安排大家紧急转移。”

带客过来的中介们都愤怒了,群情激愤下,售楼处被砸了。

“总价85万起,70年产权,准现房,精工两房”,这是钱塘新语售楼处外的大幅广告。镁编(微信号:Real-easte-Circle)在房天下平台查询发现,目前海宁市全部在售及待开盘项目达127个,市区新开盘住宅从12000元/平方米~17000元/平方米不等,个别项目单价达到25000元/平方米,相比之下单价不到万元的准现房更有吸引力。

镁编(微信号:Real-easte-Circle)第一时间联系了祥生地产,其表示,此次开盘的房源已与销售代理公司签署的独家委托协议,开盘及销售由代理公司组织。纠纷事件发生后也已迅速介入,并协商各方进行妥善处理。

据钱江晚报报道,钱塘新语项目位于海宁和杭州下沙交界处,是正宗的“环杭”楼盘。这次开盘推出294套房源,总价85万元起。为了销售顺利,开盘前,该楼盘启动了中介分销为楼盘造势。

尽管最终限购并没有放开,海宁楼市的小阳春还是一直延续到了夏季。售楼处被砸或许只是极个别现象,但其中折射出的市场热度、监管政策、销售代理的规范制度,仍值得被研究。

记者|包晶晶 编辑|陈梦妤 李净翰 肖勇

“我觉得叫中介带着购房者去酒店,更像是去逼单的,相当于把这波人当成了‘炮灰’。”中介人士表示。

销售数据实打实地印证了海宁楼市的火热,据透明房产售房网统计数据,海宁市5月份商品房成交2040套,环比4月增长51%。

救援过程中,吕胜华得知,村里的年轻人在洪水初期就赶赴抗洪一线守护堤坝,老人和孩子则留守家中。物资送上门时,老人们经常会把水和食物分给救援队的志愿者们,吕胜华说,“村里的年轻人在一线守堤坝,我们在后方帮他们守着小家。”

6月5日是钱塘新语开盘的日子,中介和客人却发现扑了个空——怀疑销售代理公司除了将房源出售给自然到访项目的客户,还跳过中介私下与意向客户接触并达成交易。当晚深夜,雨中苦等了数小时的中介打砸了祥生钱塘新语售楼部。

据媒体报道,此前多家房产经纪公司称与钱塘新语的销售代理公司杭州国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协议,为项目推介购房者看房,成功售出的可以拿到一笔佣金。

中介们这才意识到,“我们可能被开发商‘跳单’了”。所谓跳单,就是开发商为了省去支付佣金,跳过中介私下与意向客户接触,或避开中介带客,将房子卖给售楼处自然来访客户。“294套房源,每套佣金3.5万元。这一次跳单可以为开发商剩下1000余万元佣金,自然是划算的。”

截至6月10日14:33,全球新冠肺炎确诊7237093例,死亡411144例。关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动态,请点击↓↓↓

6月9日晚,祥生地产就旗下项目疑似“跳单”、开盘当日售楼部就被砸一事公开回应。祥生地产称,公司第一时间启动了内部调查,要求独家代理公司迅速纠正违约行为、暂停开盘销售,督促代理公司尽快解决与其自行组织的渠道及中介人士之间的纠纷问题,并就网上现存的不实报道进行澄清。

另据浙江经视报道,中介小王(化名)是当天比较早从售楼处赶过去的中介之一。他表示,到达酒店时现场正在排队取号,队伍差不多排了50多米,轮到他时是193号了,而且都是自访客:“我没看到一个中介在里面排队,全部都是他们之前约好的客户。”

“我把自己的7个客户都叫过来了,都没买到房。他更惨,手上十几个客户,都没买到,一个月都白干了。”小王指了指身边的另一名中介小伙子。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曾对记者表示,“海宁在具体政策制定中应该谨慎,尤其是要防范炒房等需求释放,进一步促进市场交易活跃和价格的稳定。”严跃进续称。

更重要的是,海宁对非本地户籍实行“限购一套房”的政策,周边城市的购房需求外溢到海宁,也推动了当地楼市的火热,位于杭州下沙与海宁交界处的祥生钱塘新语,则更受关注。

海宁的一位中介表示,其所在中介门店与钱塘新语的渠道公司签订了分销协议,他们负责带客,成功售出可拿到3.5万元/套的佣金。“一般来说,项目启动中介分销、蓄客,大约在一周左右,可钱塘新语却生生拖了一个月之久。”该中介表示,他从5月8日就开始为钱塘新语宣传带客,“我们几家中介分销为钱塘新语蓄了大概五六千组客户。”

海宁市场似乎还不满足于此。疫情刚有所好转的3月,海宁曾试图放松限购,官方公布自3月25日至4月24日云上房博会期间“非海宁户籍人口在海宁限购一套住房”政策暂不执行。也就是说,非海宁户籍在海宁可以买多套房,但房博会之后将继续执行限购。

隔壁杭州,不少买房人承受着一次次“落榜与二手房价一路飙升的压力,将目标转向了海宁;另一方面,作为上海的卫星城,“投资海宁”也是周边城市规避限购的选择之一,甚至不少人调侃说,“每周不接到几个海宁卖房的骚扰电话,都觉得手机坏了”。

中介们连忙带着客户前往现场,却发现开盘已经基本结束,现场销控表显示房源已基本售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