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帐篷冒着雾气,每位进入小区的人员都经过喷淋消毒,据说这是从养殖业得到的灵感;还有专业人员手持大管的喷雾消毒枪,对着楼栋、路面、绿化带全方位无死角“扫射”……这样的举措,让很多人“看着很放心”。

但是,这样的消毒是否有效?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就此采访了上海市疾控中心传染病防治所消毒科主任朱仁义。他认为,上述类似做法属于“过度消毒”,无必要、甚至有害。

总之,这样的消毒除了导致人体刺激和疾病、污染环境、浪费人力物力财力、导致恐慌外,对于防控疫情没有一点好处。

在Reddit上这一有趣场景引爆话题,许多人开始将C-3PO称作“T-3PO(终结者-3PO)”,各种玩《终结者》的梗。也有人讨论这是游戏的BUG亦或是《星战前线2》埋下的彩蛋,不过根据评论来看有人也曾遇到过这一现象,所以彩蛋的可能性很大。

问:为何说过度消毒是有害的呢?

另外机器人的身体是黑色的,也与星战漫画《阿芙拉博士》中的杀手型3PO非常相似,所以这可能是致敬漫画里的场景。

首个转进来的病人是一位年近8旬的老人,异常消瘦,四肢末端遍布花斑,背部有褥疮伴感染,生命体征很不稳定。蒋东坡与医护骨干仔细研判病情后,决定让医疗队经验丰富的心内科专家方玉强带领几名医护骨干首发出场。

在《星球大战》作品中C-3PO机器人一直是温文儒雅又有点话唠的礼仪机器人,不过它也曾展现过“暴力”的一面,在《星球大战前传2:克隆人战争》中它的头被接成了贸易联盟战斗机器人,然后就开始喊打喊杀了。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答:相关技术文件规定,化学消毒剂不可直接大面积喷雾作用于人体。喷雾化学消毒剂可能会引起眼睛、皮肤刺激、吸入性肺炎、皮肤炎症、过敏反应等,严重的会导致老年人慢性支气管炎复发,儿童哮喘发作。

对于我们普通百姓来说,无论在家里还是办公场所,只要经常开窗通风,出门与人接触时戴口罩,经常洗手,与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感染风险就会大大降低,完全没有必要过度担心,更不需要过度消毒。

答:这种担心可以理解。新型冠状病毒的主要传播途径为经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因此,如果新型冠状病毒污染小区、办公场所和街面,大概率是在病人的飞沫能够到达或者手经常接触的地方,并且有利于病毒留存的部位或地点,如门把手、门铃按钮、电梯按钮、电梯轿厢、楼梯扶手、病人停留过的室内环境等。对这些部位、地点,可根据需要进行消毒。

“我们的目标是‘打胜仗,零感染’”,蒋东坡说:“我要把他们全部安全带回家,一个都不能少。”

问:但是大家可能并不知道这个地方有没有病原体污染,万一有人摸过了呢?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星球大战:前线2专区

答:过度消毒是指我们在没有可能受到病原体污染的地方或没有必要消毒的地方采取了反复消毒的措施,或者该消毒措施根本没有消毒效果仍采取的化学消毒措施。

问:什么属于过度消毒?

整个插管过程十分惊险,患者口腔不时有大量病毒喷溅。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参与抢救的队员所穿衣物均已被汗水浸透……

而保证队员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是蒋东坡每时每刻都要关注、考虑和必须落地的事。他和队员们都很清楚,医护人员救治病人需要直面病毒,稍有不慎就可能出现职业暴露引发感染,后果不堪设想。

“这里是红区中的红区,病人是重症中的重症。”蒋东坡盯着监控屏幕,看着隔离门一次次打开又关上。这不是一扇普通的隔离门,它是医护人员的治疗之门,病人的希望之门,一扇可以阻止死神进来的生门。“守住了这扇门,就守住了希望。”蒋东坡说。

感控最危险的环节之一是从红区病房轮班下来的医护人员脱防护装备的环节,稍不注意就可能让病毒沾到脸、手等薄弱位置。只要有时间,蒋东坡就会盯住监控屏幕,在麦克风里大声说:“你们不要急,请看墙上的步骤图,按照操作规程,每个环节都要准确到位……”

在他坐镇调度下,方玉强和队友顺利完成进入红区诊疗任务,老人的情况逐渐稳定下来。恢复神智的老人面对医护人员时,流下了热泪。一周后,老人安全转出科室。

答:是的。新的病毒出来以后,我们肯定不了解,但是我们可以依据我们对这类病毒的了解,有一个初步的判定,比如这类病毒它是有包膜结构的,一般来说,在外部环境中存活时间不会太长,另外它对消毒剂也比较敏感。

而室外环境、绿化、道路等地方,因空气流通、紫外线等因素,极不利于新冠病毒存活,一般无需消毒。

2月14日,蒋东坡和战友们抵达武汉泰康同济医院。接上级指示,须尽快建成重症病区收治病人。而这所医院刚建完主体,还没来得及做任何装修。

使用通道对人体进行喷雾(淋)消毒,一般用于生物恐怖袭击等事件,普通民众日常外出,全身被病毒污染的可能性较低,完全没有必要全身消毒。喷雾消毒,需完全喷湿全身并作用一段时间,短暂时间通过喷雾通道是没有消毒效果的。

一位新冠肺炎危重型病人进院时,氧饱和度低、呼吸窘迫,危及生命,只有进行紧急插管机械通气方可挽救患者生命。但该操作医护暴露风险很大,必须在负压病房进行,最大限度作好防护。

问:人们这么做是不是觉得对这个病毒是未知,不知要做到什么程度?

谈及这批队员,蒋东坡眼里充满了骄傲,也透着爱惜。他们中有年逾五十的专家,也有二十多岁的“90后”,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他们都作出了最勇敢的选择。

重症科是新冠肺炎病人最后的希望,如果在这里都不能好转,后果可想而知。

在医疗队张云福等领导指挥部署下,蒋东坡带领医护骨干,克服诸多困难,发挥医学专家特长,还承担起“设计师”“装修工” “水电工” “搬运工”等多重劳动任务,在短短3天之内成功建起了符合传染病房要求的战时标准的重症监护室。